29岁的客运值班员张姗眼中的宋建国更让人钦佩。他俩在沪昆高铁的贵定北站共事1年多,后来又一起调到贵阳东站工作。“宋叔从不和年轻人计较苦和累,特别是在站台上工作,有时会错过饭点,他又有糖尿病,但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困难。”说起宋建国,张姗的话匣子就打开了:“车站的年轻人多,作业量也大,一有时间宋叔就经常下厨‘犒劳’我们,他做的菜可好吃了。”

石朝书家村主任告诉石朝书,她家的房子如果腾退可以补偿四万多块钱,如果想要搬到新农村里买房,自己还要补几万块钱。石朝书没有钱安置新居,也没钱自建新房,村上提供给她两种套餐来选择,一种是村里可以帮她在泸县内所有集中安置区寻找小户型的房子,如果仅是她自己居住,宅基地腾退的补偿款足够买一套新房子。另外一种,她可以选择“投亲靠友”套餐,就是住在她女儿家或者亲属家,宅基地补偿款照拿,宅基地的资格权也保留,如果以后女儿有资金购房或建房也都是可以的。